if(!isvalueempty('search-input')) { hideobject('search-input-tip'); }
齐白石晚年分辩伪画
1930年,齐白石迁居北京已经10来年了。这10年是他含辛茹苦、艰难奋进的10年,也是他绘画艺术大放异彩的10年。

  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,他备尝了世态炎凉的滋味。但是,接二连三的伪画无端地耗去了他不少的时间与精力。他,毕竟是66岁的老人了,还不得不拿出时间与精力,同伪画作斗争。
  有一次,梅兰芳前来探望他,告诉他,在一个朋友的家里,看到了一幅他的《春耕图》,那是他50岁左右时画的,他很清楚。但从那以后,他就再没有画过了。
  他移步到画案前,取出行箧,打开盖子,慢慢地翻着,从底下取出了一幅画稿,慢慢地展现在桌上:“你看看,这是我的《春耕图》,像你见到的吗?”
  梅兰芳仔细看了一下,说:“不像,不像,那耕牛的头朝右,可不是朝左,这后腿露在外面,怎么,你最近真的没画会不会是别人的冒牌货。”第二天,梅兰芳送来了那幅《春耕图》,齐白石一眼看出,果然是一幅伪作,气愤地从躺椅上跳了起来,走到了画案前,指着画说:“你看这树干的线条是一气呵成的吗还有这图章。”齐白石取出《三百石印斋》递给梅兰芳:“你翻翻,印章像不像”
  梅兰芳也十分气愤。他虽然听说过历史上曾有过伪作传世,但伪造当今仍在世的画家的作品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  “你可采取些措施,白石师。”梅兰芳关切地说。
  “我有什么办法呢防不胜防。实在是无耻之徒。”齐白石按捺不住自己激愤的心情,“你那位朋友同你要好吗”
  “一直不错。他教书,为人正直忠厚,对老师的画很崇拜,不然,怎么花重金买呢可惜被人骗了。”
  “不能使好人受到无端的损失。你说,我是将这画买下,还是另给他画一幅”齐白石关切地问。
  “能画一幅,当然最好。真品嘛,无价之宝。”梅兰芳眼睛一亮,高兴地说。
  “来,我送他一幅《春耕图》。”齐白石边说边理纸研墨,在梅兰芳的帮助下,凝思片刻,悬肘提笔画了起来。
  20多分钟后,一幅《春耕图》画好了,他盖了自己的印章,交给梅兰芳:“不裱了。请你同你的朋友说清原委,请他谅解吧这一幅,我收下了。看来,我的画只有从我屋子里拿出去才不会是假的。”说着,他笑了起来,笑声里含着苦涩。

 

  与李苦禅现场辨伪
  一天,李苦禅来了,他对白石说:“昨天我在店里,看到一幅《蔬香图》,很有笔墨,不过题款的字不大像你写的,老师是否去看看”
  齐白石一听,关切地问:“那笔墨怎么样”
  “笔墨不凡,确有老师的风骨。尤其是那棵白菜,实在像极了。我拿不定主意,标价又高,想来问问你。”
  早饭后,齐白石带上钱款,在李苦禅的陪同下,乘车来到了古玩店,从新油漆的门面和横额看,这是一个新开张的专营古玩字画的商店。因为位于十字路口,前来观看、购买的人倒也不少。老板姓张,30来岁,白净的脸,浅灰色的长衫。他笑吟吟地随 着李苦禅来到齐白石的面前。
  张老板大概看出来客不是一般的人物,所以招待得十分周到。他送上上等的杭州龙井茶,看了齐白石一眼说:“这《蔬香图》可是齐白石的真迹,是他在一次盛大宴饮后,很得意的一幅杰作。”
  “那好。”齐白石淡淡一笑,“那幅画呢”
  张老板忙开了柜,取出了一幅已经裱好了的画卷,展现在齐白石面前,得意地说:“你老看,这才是名家的得意之作呢”
  齐白石同李苦禅来到近前,仔细地看着这《蔬香图》,心里不免暗暗称奇,这伪作者的笔力不凡,技艺、笔墨十分到家,可见这人仿效、临摹他的画,不是一日之功了。他很佩服这伪作者能达到这样乱真的地步。但是,在他的眼里,真假一看就分明,这幅画到底“形”太似而“神”不到。
  看了好大一阵,齐白石回到座位上,看着张老板,慢慢地问:“张先生,这画标价多少”
  “那你给这个。”张老板的右手拇指和食指伸开,做了个八字状。
  “8000元能不能少一点,3000元如何”
  “3000元你老开玩笑了,这我可不卖。”说罢他走到桌边,慢慢地卷起了画。
  “你这画只值3000元。”齐白石坚定地说。
  “为什么?”张老板不满地转过身,反问了一句。“因为是假的。”齐白石严峻的脸上现出神圣不可侵犯的神情。
  “这位就是齐白石先生。”李苦禅脱口而出。张老板一听,惊呆了,口里说不出什么,两眼直直地看着齐白石。
  齐白石点点头,笑了起来,说:“我就是齐白石。这是我的门人李苦禅。市肆上假造我的画不少。昨天苦禅告诉我,你这里有一幅我的《蔬香图》,今天我来了。请先生原谅。”
  “这样吧,你这画多少钱买来的”齐白石问。
  “2500元。”
  “我给你3500元,买了这张假画如何?”齐白石站起来,看了张老板一眼,若有所思地说:“留得真迹在人间,这是我的责任。要对祖国、对民族负责。希望张先生能协助我。今后见到这类画,你尽管找我好了。我统统收购。至于你的店,我可以为你再作一些画,补偿你,如何”
  张老板为齐白石这情深意切的话语所深深感动了。他第一次见到这位老画家,没想到他的胸襟是这样的开阔。

         摘自:《深圳晚报》祖河文    来源于《中华书画网》